“8+1”工作室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教师工作 >> “8+1”工作室

我们都是病人

作者:  更新日期: 2011年11月08日 【 字体: 【 打印文章 】
                       学生张飞案例
说明:处于各方面考虑,下面即将出场的主人公用“张飞”代替。
张飞,男,17岁,身高172cm,09级高二理科班学生,成绩班级50名左右。
【晓琳批注:此处关于学生的背景交待的粗略了,一个成功的案例书写是需要老师也解学生的大量信息,成长信息,成长中重要的事件,重要的他人,父母及成长叙事,一个学生的问题不是突然产生的,必然有其产生的环境和背景。】
    一、学生情况
    认识和接触张飞是高二分班时,他和大多数同学一样,也没有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所以,刚开始也不十分留意。可能是刚到一个新的集体和环境的原因,第一周他各方面的表现和大多数学生一样,并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是认识而已。但到了第二周的时候,突然一天看到一条短息说;玉广,你班的张飞是某局领导家的孩子,望多照顾,署名是校长。看到短信的那一刻我既惊喜又害怕,心想这个张飞发展的好,以后对自己肯定有些好处,但怕的是又是一个头疼生,花了时间和精力,最后却没有任何成效,从此我开始留意和关注张飞的言行举止,在第二周调座位时我把他安排在了第一排中间靠走廊的位置,和一个安静腼腆的女生同桌,张飞除了爱动、拖邋这些给我印象较深的毛病外,其他还算不可以,对他的这些问题我也是以半开玩笑的方式给他提一提,让他注意,他也总是点头答应。【晓琳批注:新学期。新老师,学生都要给老师留下第一印象,此时,学生在观察老师,老师也在观察学生,学生在试探老师,老师也在试探学生,双方小心翼翼。由于校长的一条短信,打破了这种平衡,老师开始主动关注学生,而过度的关注常常会发现不少的缺点。】也许是为了验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古训,慢慢的发现张飞白天在教室经常趴在课桌上睡觉,早读到班就开始,上下午,更甚者晚上第三、四节课都在睡觉,我找他问原因,他说:以前的习惯,晚上12:00前睡不着,我问他那就干些啥,学习没?他说就瞎躺着,翻来覆去,也不知什么时间入睡,由于对他了解的不多,我基本上相信他说的(高一时班上很多学生晚上睡得相当晚,经了解都是初中时的“不良习惯”,初中在家写作业到十一二点很平常),并对他说了些如何调节的一些建议,【晓琳批注:这种了解是粗浅的。这里应该有老师对学生成绩的分析,通过成绩分析,学生宿舍成员的调查查找学生的真正原因。真正对学生的关注是基于长期细致的观察。】比如可以把当天学的东西放电影式的回忆回忆等。但接下来的事让我开始对张飞有了更深入夜更彻底地认识,就在我与张飞谈过以后,张飞的父母来校见我交流张飞的情况,他父母把张飞初中、高一及进入高二来的大体情况给我进行了较详细的介绍,同时我对张飞成长的环境也有了差不多的了解了。       
    学生父母情况
    张飞父母都是教育出身,父母都是体育教师,干教育也都有二十来年的经历,父亲现在为某部门干部,母亲仍是一名普通教师,张飞家中别无其他兄弟姐妹,是父母的心肝宝贝,父母对他真的关爱有加。张飞小学、初中都是与母亲一起生活,由于家庭条件允许,母亲都在张飞就读的相应学校教体育,和张飞一同上学、放学,在母亲的一路陪同下,张飞顺利考入了一中,当然,中间也发生和经历了很多事情。【晓琳批注:张飞的成长是父母一路盯出来的,成绩也是父母看出来的。学习陪伴有利有弊,在父母持久的呵护下,学生自理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以及自我学习自我教育能力相对会弱,初高中的衔接就是一关。张飞高一的学习应该是有困境的,孙老师在此处没有表述,可见对学生的了解和关注还是有欠缺的。】其中,对张飞初三一年的经历其父母给我讲的比较多也比较详细,张飞学习上接受知识还是可以的,初中的功课也不怎么难,张飞初一、初二的成绩不拔尖,但还能说得过去,到初三时,张飞开始迷恋上了网络连载小说等课外读本,特别是将近中招考试前的3个多月,基本达到痴迷状态,直接导致平时模拟考很差,父母当时很担心,由于母亲在身边,所以,对张飞的起居生活控制的很严,基本是时刻不能脱离家人的视线之外。因此,张飞的成绩很快又有了改观,随着中招一天天逼近,虽然对小说痴迷但毕竟中招迫在眉睫再加家人跟得紧,张飞最终还是顺利通过了中招,被一中正取,父母悬在心上的一块石头也算掉了下来。张飞父母说:张飞凭自己实力考取一中使父母倍感高兴和自豪,所以当得知张飞结果以后,父母也放松了警惕,心想:孩子度过了人生第一关,给他些自由,让他自己走走,这一放松,张飞又开始了他的小说阅读生活,中招后的这一个假期,张飞差不多都是在书店、图书馆这些能借到书的地方度过,这些是张飞进入高中前的经历。【晓琳批注:父母发现孩子迷恋网络和电子小说,这类精神鸦片,却又没有引导孩子走出来,老师从父母处得知了这一问题,也没有深入关注学生读的是那一类的,老师是怎样的看法,对学生是怎样的引导,这些工作都没有做。发现问题了,但是没有解决问题,而是任问题自由发展。这样的做法是极危险的。这是没有真正高度关注的表现。】
    高中开学了,张飞被分到了父母认识的一个熟人班里,想着能对其多加照看,张飞高一入班时是班级十七名,刚开学的一两个月学习虽然是在倒退,但一些常规事情还是基本能做到,但大半个学期过后,连最常规的事情也不做了,完全被小说、电子书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占据着,耗费着他的精力,腐蚀着他的状态,基本上过着和常人相反的生活“白天休息,夜晚看书”,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走完了高一的学习生活,高二他选择了理科,开始了和我的那点点滴滴。【晓琳批注:果然,初高中的衔接是有问题的,被呵护,被保护,导至自理能力,自我控制能力,自我管理能力,自我学习能力的低下导致不会处理网络及电子书的问题。】
    父母给我介绍完张飞高二以前的情况,我就感到自己将面临巨大的挑战。接着,张飞的父母说:张飞刚进班时,第一个晚上听你的班会以及通过这两周的集体生活,对你这个班主任还是很接受的,同时,还说班里任课老师也都很不错,我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把张飞的一些情况给你介绍介绍,给你提供更多信息便于对孩子的管理,孩子能不能有救,就看高二这一年了,你不用有啥顾虑,我们都是搞教育的,老师们的难处我很清楚,我们不会袒护孩子,会始终支持你的,你就大胆放开管理,把孩子就交给你了…..我自己拙于言辞,再加少不更事,阅世不深,也不知说啥,只是点头答应说:请家长放心,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的。通过这次交流,我也明白了张飞为啥状态不佳的最直接原因了,
                        我与学生的交往
    接下来自己有了重点—抓其看课外书。当我注意此事后,果不其然,在中午小自习及下午、晚上这些时段隔三差五都会抓到其在埋头阅读课外书,严重的时候,放学吃饭时间他不去吃饭,一个人在教室很看他的小说,我不止一次发现,后来在每次去任课老师处交流班级情况时,通过对任课老师的打听,他上课期间不是睡觉就是干自己的,课堂效率极低,我也不她的情况给各任课老师们说了说,并交代要严格看管。【晓琳批注:此处处理方法是不当的。知道学生有了问题,抓和严格管理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决定学生行为的是学生对此事的看法,如果学生的看法没有改变,无论老师怎么严,怎么管都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在源头上应该交流学生对课外书的看法,有交流,才会有学生的认同,有认同才会有学生的行为改变,行为改变不在过程,而在源头。】特别巧的是:我们班的外语老师就是张飞父亲的学生,语文老师家的侄子是张飞同学,他们对张飞都有一定的了解。于是,我们所有人都共同“监视”起张飞来,在短短不到一周时间内,各任课老师都从张飞处没收过课外书,而且,张飞从入班起两次月考成绩都没有起色,还有不进则退的的现象,不管其中的是非缘由,其父母是否清楚知道,我认为都有必要把他的情况给其家人做个交流,所以,我给其父母打电话约好了时间,我们又进行的一次长时间交流,最终,父母也只是答应在给孩子交流交流,还是让我们老师多监督看管。通过这次交流,情况并没有实质性的转变,而且,在我去学生宿舍查寝时间,两次在张飞的衣柜和床上收到数量超过十本以上的网络杂志、小说等读物,除了我们任课老师都知道张飞看书到了疯狂程度外,张飞的父母也曾三四次在教室亲自抓到张飞在看课外书(说明:张飞看课外书,我虽然无能为力帮助他有大的改变,我甚至有放弃的想法,至少是只要不影响他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远非省油的灯,他不看课外书,不睡觉时就在教室里四处乱跑,课间教室打闹,上课铃一响他要去厕所办事,我对此真的是忍无可忍,而且上课周围人都不搭理他时,他就自言自语的说些东西,以致曾和他做同桌的两个女生都哭着叫我给她们调座位,他在班级的影响力和“破坏力”我认为已经太大了,为了大局我把他调到第一排靠门的地方,做了一个男生的工作让其和张飞坐一起。【晓琳批注:由于对学生的处理没有抓在点子上,学生的行为肯定不会改变,而教师和家长的围攻使学生处于一种判逆心理。因为他并没有从内心认同老师和父母的做法。所以疯狂起来。
    更错的一步是,面对学生这种挑战,老师没有进一点的工作,而是与家长交流后,就认为破坏力较大,直接放弃了。
    没有交流,没有帮助学生走出困境,而且直接打下另类并被放弃,可见这个孩子的处境是一天比一天恶劣的。如果你是那个孩子,面对这样的问题你会喜欢这些老师吗/你会喜欢你的班级吗?面对不喜欢的班级和被孤立的处境,你会表现更优秀呢还是直接去挑战呢?
    此时孩子已经被逼入墙角了。】
    
    所以,他父母只要到我班门口就能一眼看到张飞的一切)。总之张飞在校的行为其父母也是一清二楚的,有时给其父母交流,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也能感受到那他们的无奈甚至失望,但我们都还没放弃他。【晓琳批注:其实已经放弃了,放弃的是与孩子的交流,放弃的是帮助他走出困境,只是没有放弃对张飞的控制而已。】张飞的状态越来越差,通过宿舍人得知他每晚看书都几点别人都不清楚,总之要到很晚。对他,我实在也是没辙,经过与其父母几经周折商议后,决定让张飞晚上回家住宿,而且为了让其对时间有更充分利用,下午上完课他就回家,由母亲晚上陪她他的学习,检查她的作业,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就这样张飞从高二上期十二月底开始回家住宿,我们希望他能有所转变,我本人没有太过于痴迷的东西,体会不了走火入魔的感觉,而对于张飞,即使回家,在自己的卧室内他也是想法设法、千方百计去看书,虽然比在学校好一点。白天在校时间,有机会看书他就见缝扎针,我真的对他没多大期望了,只要不影响其别同学,对于张飞,难听的话我也说了不少,对着他的面我说:我还没见过你这种屡教不改,狗改不了吃屎的人,你看看我对你的照顾,要不是你父母的原因,我早不你敢走,你太让人失望…..总之,说了所有我能想到的刺激他的话。【晓琳批注:老师对学生的管理当成了对学生的施舍。要不是*  就**,这是一种威胁。如果你是那个孩子,你会怎么样?此时孩子从内心已经和老师彻底绝裂了。因为他不爱,也不被人爱。】我对张飞的关照和纵容其实在开学不到两个月时间,同学们都是有目共睹,同学们知道:以我的性格特点,像他这种自己不学还贻害他人的学生,我是不容的,当然,同学们同时也知道张飞的背景,我为了多方面督导张飞,促其改正问题,对着同学们的面说,老师想:张飞不会因为父母的原因,认为自己不管怎样做,老师都不敢对他如何,相信张飞会靠自己的实力给老师张脸的等话语,然而,一切对他似乎都无济于事。不该这个学期,张飞有没有任何转变,高二上期已经飞逝而过,最终的结果连差强人意都称不上,但我也尽力了,也许是自己方法太土,能力太低,我不得而知。【晓琳批注:案例发展到至今,始终只有老师的倾诉,老师的良苦用心,但是学生是怎么想的?学生本身是失语了的,学生是模糊,苍白的,不可救药的。】
    短短的一个寒假马上就结束了,同学们重新返校开始新一年的奋斗生活,对张飞,我也没抱太大幻想,我想也不会有惊喜出现,开学第一周,他的父母就有过来见我,给我介绍了张飞寒假的生活安排,假期在父母的督促、看管下,找人给他补了补理化,假期过得还很充实,高二最后一个学期,真的决定孩子一生的时段,希望我不要放弃张飞,还要严格管理和督导,我想归想,还真的没就此放弃,我对自己还是有自信的(高一有三五个和我发生过冲突的学生,后来基本都把他们的工作做通了),我说那绝对不会的。当然,张飞恶习难改,看书、睡觉、到处影响他人,这时,我看对他要有大的改观就不现实,多有的气力都是无功而返,真的无可救药了,我找到他说:我也帮不了你了,老师很惭愧,有负你父母的期望,你爱看书、睡觉,我管不了,但你从今往后不要再影响危害别人,我最烦这个,你是清楚的…对他,我感到自己也只能如此,即使是在糊弄他家人,我没辙了。新学期开学,他仍旧回家住,看书、睡觉仍旧如火如荼进行。【晓琳批注:孩子在学校是没有成功感的,是不快乐的。是被遗弃的。】
                        两次冲突
    一件事的发生让我对他是彻底绝望。
    2011年4月的一个周六,早上进班他在睡觉,早读结束吃饭时间,他加班书,上午第三节自习他在看书,我把书收了,到了第五节小自习即将放学时,我去教室突袭,仍然发现他在看书,这下可把我惹火了,我把他叫到办公室,对她说:你已经没得救了,狗改不了吃屎的人,在这你这样搞,最终我也给你父母无法交代,你现在给人打电话,至少让你家人知道你在这就干了啥,这样,结果不好了,他们也清楚为啥,要不显得我没管你,在糊弄他们,他哀求我给他机会等,(在此之前,张飞已经给我写过两次保证,我对保存着对他的话,我没有在相信的理由了)但我的忍耐力已达到极限,我说反正下午就要回家休息,再说在这也是上自习,对你来说耽误一天两天也没啥两样,他硬是不打,最终我打了,但打了几次,他父母亲的电话都无人接听,我在气头上,也没多想就批假让他回家,当时批了三天,我说:回家好好休息休息,调好状态,同时好好想一想,从我们接触到现在,我对你咋样,你自己又给我脸上抹了多少灰,这次他在我面前的可怜巴巴没有得到我态度的转变,结果假条,他也气冲冲地走了。【晓琳批注:孩子是被赶走的。】吃过午饭,回到办公室,我又给他家人打了电话,这次打通了,是她母亲接的,我把今天一天的事给其母亲说了一下,然后问张飞到家没?她说:没见他人,我看了看表,张飞大约是十二点二十离开办公室,现在将近一点,应该到家,可他家人却说没见人,我当时没意识到问题严重程度(包括他父母也如此)。当时,张飞母亲还安慰我说:应该没事,可能不好意思,没脸回来,怕我们说他,路上滞留,或是又去书店,等放学时和同学一起回来,这样父母就不会多想了,我一听也是。但心里还是有些怕,就说:阿姨,等他下午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谁想到,这一等竟是一天一夜的时间。到了下午五点时,学生放学也有个把小时了,还没接到他家人的电话,于是,我就打过去了,人没见人,我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六点、七点、九点,一直到晚上十点,仍没有任何音讯,他家人也几乎把所有书店及其可能去的亲戚朋友家找遍了,所有的人都热热炕上的蚂蚁,坐卧不宁,将近十一点仍没进展,我知道在今晚要想出现奇迹是不可能的,不过自始至终张飞父母对我都是一种宽慰,但对一个新人来说那种痛苦永生难忘,我也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在这一个晚上,躺在床上,我想了很多,从参加工作到和张飞发生今天的事,一切的一切,我承受了有生以来最痛苦的折磨,真的生不如死,我想了:如果张飞有个万一,我会怎样等等,这个夜晚好漫长。天终于亮了,才六点,恨不得已是七点多,我没吃早饭,到七点时,我又给他家人打了电话,其家人也很担心,最终我说:我们再找找吧,于是我和他父亲一起有在济源的各个网吧,书店转了一遍,但仍无任何收获,我回到办公室呆坐着,不知所措。下午,同学们都有返校了,我进班看看,张飞的座位空着,一切似乎都还在昨天,教室里的人都还不知发生的一切,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老师正在经历人生痛苦的煎熬,此刻是靠什么站在教室,我多么希望张飞出现,但又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在教室看了看,我不知怎么会的办公室。【晓琳批注:学生的出走是对家长和老师的试探。他内心是恐怖的,但他不喜欢教室,没有人帮他,他本人是绝望的,对自已的绝望,对家庭和教室的绝望,他无处可去。】
    
    晚上,第一节快上课时,一个学时过来请假,我也是随便问了句:张飞到教室没,他说:在,我一惊,有认真地说:真的,他的回答也很坚定是啊!给这个学生批过假,我直冲教室,果不其然,张飞坐在哪,我心中的石头掉下了,我把他叫到教室外,语气很平缓的问:你是从家来的吗?他吞吞吐吐的说:没,接着我再没问什么,就让他进教室了。我飞奔回办公室,赶快给他家人打了电话,从电话中我能感到家人经过煎熬等待后的那种心酸,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给所有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然后让他父母晚上过来接她回家,怕他再有意外,张飞家人答应了。晚上第四节课时,张飞父母过来了,他们显得也很沮丧,经历了这件事,我们每个人都感到很尴尬,不知说什么好,我只请求他父母不要在痛斥和打骂张飞了(春节在家期间,张飞多次在卧室偷看书,其父亲一气之下没控制好自己,用棍子把张飞狠揍了一顿,头上打开了花,胳膊青一块紫一块,春节开学时,我只见他带了个帽子,问他,他一没给我说成啥,后来听同学说被家人打的,再后来和张飞的私下交流中问及此事,他承认了),还是好好给他谈谈,他们答应了。晚上快放学时我,我去教室外等着放学,把张飞叫到办公室,我也没多说啥,把他叫到一旁说:你知道吗,你的举止给家人带来多大的痛苦,回去后好好与父母交流交流,他也自觉理亏,很不好意思点点头。事后,我才知道,张飞周六下午在书店带了一个下午,晚上吃了点东西,在世纪广场转悠到十一二点,后半夜在文化城找了个地凑活这睡了一个晚上,这是我最伤心的一次经历,所以我也没再多问和提起此事。通过这件事我对张飞以前又多了一份了解,张飞高一时就有一次批假后离家出走过两天一夜,当时也是自己回来的,通过此事对张飞的管理更加小心和谨慎。经过这件事后,对张飞也没有多大影响,几天后依然如故,对他,我也在没有任何幻想,仅仅为了应付其父母而已,我已经回天乏术了。就这样,我们一起走完了高二一年,张飞的生活习惯没被改变,成绩也是不堪入目,高二理科1200人,他在1000名上下,各科都极差。【晓琳批注:结果可想而知】
    经过一个还不算酷热的暑假,迎来了高三,对我一个新手来说,即使外界不给压力,自己的压力就很大,所以开学前一周前,自己就认真备课、做班会,要在高三开学初起好步,给自己一个好的开始,一切进行的都还顺利。在开学伊始举行的假期学情调研考试中,我班考的仍然不错(放假前我开了两节班会,做了很多工作),但我知道这代表不了什么,我们的困难还在最后,而且开学后,自己明显感到每个人都在努力,就那早上进班来说,以前六点多时能有过半的人到教室就算不错,但开学的第一周,我在班级对时间没做任何要求,五点五十五可以全部到齐,整个年级都差不多,真是到了关键时刻,每个人都努力起来了。同时,我班里后十五名交谈,想动员他们走体音美之路,但他们都真诚给我交流了他们的想法,没有一个人想走这条路,而且非常斩钉截铁,我再结合他们开学近两周的表现,感到他们真的变化巨大,我自己也多了一份信心。各年级都真实上课后,我把开学半个月自己的感受给学生谈了谈,并给学生许诺,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带领大家,并为同学们创造最好的学习环境,任何影响他人的行为我绝不允许存在….作为老师,我真的很幸运和幸福,自己工作中存在很多缺陷和问题,但这般孩子们用他们的宽广的胸怀和大度的气量包容和支持着我,我一定要做好自己,即使仅仅为了那些感动。也许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也许是自己情绪调控能力太差。【晓琳批注:高三,对教师和学生来说都是极大的压力。】
    2011年9月5日,我再次和张飞发生冲突,事情是这样的,9月5日是周一,天下着雨,第四节是体育课,在教室上,没有拖堂,当第五节上课将近5分钟后我去教室,正好碰到张飞飞奔去厕所,我紧跟其后,到厕所狠狠说了他一顿:第四节没老师拖堂吧,课间有多少事你办不了,每到上课你的事就来了(张飞经常是自习课走出教室去厕所或到外语老师处默写单词,我很烦学生这些,而且多次提醒他,但对他都只是耳旁风),你看看你多自私,在教室,不看书、睡觉就是影响别人,你给集体带来啥了,除了危害,什么也没有,办完事不要去教室,让后我就走了,最终他进没进教室我不清楚。下午,我去教室开班会,到教室就看到他倒在桌子上睡觉,我用书把他打醒问他:中午回家又加班学习了?当然带有讽刺意味,他显得很愤怒,也没说啥。下午的班会我认为很成功,晚上有两节自习,第二节课间我去教室外看看,前后门都是关着的,从观察窗看,大家都在写作业,当把目光移到张飞那一块时,却看到他在别人周围拍拍这个,打打哪个,我很是气愤但没进教室,上课铃响了,这时,张飞推门而出,见到我,没有要推后去的意思,我拽住他,用足了力气,用最大的音量吼到:张飞,你准备祸害多少人啊!你还有没有一点的良心,走,去我办公室,给家人打电话回家,拽着他就走,他从我手中撑开,气冲冲的和我并排走着,而且开口骂我:你他妈的,上午没让我进教室,我就没进,又把我座位调后边,我说啥了(他在班级影响太大,我没办法了,先给他父母打了个电话说:为了把班级课外书杜绝,开学初和同学们商量,凡在教室发现看课外书三次以上者自动把座位移到最后,张飞已经超过三次,为了自己以后在同学面前好工作,也为了警示张飞,暂且让他在最后一排座一周左右),当听到他骂我家人时,我简直要炸了,到办公室,没有任何解释,他也给家人打了电话,打完后就气冲冲说回教室整理东西,等着一会家,(说实话,张飞虽然做的很差,但凭父母身份,我还没有让张飞离开这个集体的意思,也只是吓唬一下)很快家人都过来了,我把情况说了说,家人毕竟都是搞教育的,对着我的面都是批评孩子,我说:也不是让您们教育批评孩子,只是对于她的教育我自感不知所措,希望我们共同找到办法。然而父母的批评也没停,说着说着,张飞夺门而出,飞奔出办公室,我赶紧给各个门岗打电话拦住他,一会功夫就冲出了校园,又一次离家出走,这次毕竟是对着父母的面,而且面对我是张飞的态度其父母也是有目共睹的,我虽然有些怕,但对一个死心的人,一切都豁出了。【晓琳批注:张飞真的开始变成祸害了。走到这一步,他是被逼的。再次出走,他用这种方式来惩罚他熟悉的这个世界。】
                     事件结果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打电话,父母说他乘一位司机的货车去了焦作,现在焦作,父母正赶往。知道了他的去处,我也没多说啥,只说了一句:接回来后,还是好好和孩子交流,这件事我也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尽快让他回来上课,毕竟高三,时间耽误不起。但接着两天时间家人都没给我联系,周三时我大电话过去,问问情况,父母说正要过来见我,我就挂了电话,晚上六点多,他们过来了,通过交流,他们想把张飞转走,我没有想到的,我也不知说啥,总之很失败吧,我想:这件事对我个人的发展真的影响太大了,虽然父母对着我的面说:转走是给孩子换个陌生的环境,切断书的来源,但这其中肯定有自己工作失职的地方,木已成舟事已至此,我也只能从中收获一点教训,吃一堑,长一智罢了,在以后的工作中多考虑考虑,不能只靠激情和责任办事啊,一切的苦楚也只能自己心知肚明,默默承受。
    (水平所限,自感流水账式文章,耽搁大家时间及若有不当之处,望大家谅解)【晓琳批注:学生走了,也许对师生来说都是一种最好的解脱方式。】
                     
    
    
    
    
    
    
    我们都是病人
                          案例分析:王晓琳
    合上案例,两个声音一直和我进行着天之战。一是医生和教师职业的不同。二是,谁是弱者,是谁让我心疼。
    以前看到有人对比医生和教师的职业时,我充满了鄙视,这是两个不同的职业,有着各自不同的规律,即没有质的相同,又不能进行量的比较,什么人发神经硬要把二者给粘合在一起,那不是用尺子来丈量重量的事情嘛。
    但张飞这个案例,却让我又重新想起这两个职业,面对的对象对是人,都是一人的健康成长。一个是身体的健康,一个是身心发展的健康。医生在面对病人时,要望,闻,问,切,诊。因病治异,因势利导,病人能祛病健康起来是衡量医生工作效率的标准。在医人眼中,他们始终面对是个,是病情各异的病人。
    而做为教师,做为高中教师,做为高中班主任,我们教育的对象还是人吗?我们教育的目标还是人的健康成长吗?
    在高考的压力下,管理班级和管理学生的目的被异化成了分数。分数才是唯五的目的,如果学生达不到这个分数,他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从起点到过程,到终点,我们所面对的始终是这个学生的分数,而非这个人的健康发展,这是一切教育悲剧的根源所在。
    在案例分析中,老师们对于班主任表达了深切的体认,高中班主任没日没夜的工作,责任重大,无偿的奉献时间和精力,还要和学生,与高考进行无限无制的研讨。所以老师的工作是值得肯定的,是值得认同的,是值的表扬的。
    这种观点把张飞案例的失败异化到教师职业的沉重,老师和学生谁是弱者?谁才最需要帮助的那一个?我们所有工作的失利都能用职业的特征来解释的话,我们何以在面对人的时候改变教育的目的?
    仔细审视这一案例,学生张飞始终是失语的,而他的病根,针对他所要采取的措施,引领他走出困境的有效努力始终是模糊的。我们拨开重重迷雾,把案例学生当作一个人来考较的时候,我们发现
    一.学生有几个困境
    1.家长过度关照和陪伴。
    自我管理能力和自我学习能力没有培养和形成。从案例叙述中可以看出是一个小学初中被过度关照,自理能力,学习能力,自我管理能力都很差的学生。父母和家庭陪读式教育方式是造成张飞个人能力丧失的关键。
    2.初高中转型的失败。
    张飞的成长是父母一路盯出来的,成绩也是父母看出来的。学习陪伴有利有弊,在父母持久的呵护下,学生自理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以及自我学习自我教育能力相对会弱,初高中的衔接就是一关。张飞高一的学习应该是有困境的
    3.学校和学习上没有成功感。
    一只小鸟无论多晚都要归巢,一个鸭子,无论多丑都要回窝。为什么?因为这里有安全感和温暖感。
    而案例中的学生在家庭中,家庭教育的目的异化为学生的升学考试,分数成为父母唯一关注的目标,考不到理想的分数父母拳加相向。孩子在家庭失去了陪伴之后,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猛然面对父母拳脚并用的极端方式。孩子完全懵了,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不仅失去指引,又失去安全感。在学校,不会成功转型的张飞成了班级的一个笑话。笑话还好,没有成功感但至少还有点点安全感。但老师的特殊关照,一下把他拉到舞台的中央,拉到聚光灯以下,使这个还没有准备好的孩子又失去安全感。
    3.心理补偿--就把兴趣和注意力放在课外书上,对张飞来说就好比筑造起一个属于他个人的精神家园,过度的心理补偿和自我保护使他把自已逼入虚构的网络和小说的世界里。但对于外界来说,他的这一行为又是他犯的又一个重大错误,他的逃避会激起老师们更大的围攻。
    4.缺少交流—张飞始终是处于一个又一困境中,保姆式跟踪陪伴教育到如何自理自立,初中升高中后学习方式的转变,怎么走出网络和小说的虚拟世界。张飞生了一次又一次病,而每一次生羰都没有交流,更没有对症下药,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高压和大棒。
    最后不知所措的孩子被父母所不容,被老师所不容,被同学所不容,被班级所不容。只有逃离。
    二.老师的几个误区。
    1.教育目标始终不见人,只见分数和班级整理成绩。
    2.学生始终是失语的,无论在家庭还是在班级都没有话语权。
    3.教育方式单一,不能对症下药。
    4.老师们的群起而攻之,过度关照也是一种过度打压。
    5.学生的心理问题道德化。在案例中,学生有着几种心理倾向。一是不断的啃咬指甲,咬手指现象。在一个接近18岁的男孩子身上这是一种极不安全的表现,只有生物老师关注到了。另外对小说的过度依赖,是他本人过度无度的表现。而在老师眼中却是极大的错误。
    三.面对这样的一个孩子我们应怎么办?
    1.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老师只有从分数的异化中走出来,才能眼中有人,才能眼中有孩子,眼中有孩子的病。转变同类现象的发生,首先转变的是教师的教育目的。
    2.治病救人,对症下药。教师不能把所有的问题学生都看成钉子,手里只有一把锺子。这需要教师具有专业发展的能力和专业发展的意识。这个案例无论失败与否,它首先教师青年教师的就是这样一种意识。
    3.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
    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道德化。
    4.摆脱熟教育,对孩子过度聚焦的倾向。
    教育是师生之间教学相长的关系,熟人之间由于缺少这种尊严,多的是对孩子的宠溺和包容,对孩子的成长并非有利。
    其实我们都是病人,要救治的不只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