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价值观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两学一做 >> 核心价值观

靳尔刚: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尤为重要

作者:  更新日期: 2014年03月24日 【 字体: 【 打印文章 】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一个稳定的,有序的,向前发展的社会,总是与这个社会共同认知的价值趋同,换句话说,就是有着共同的社会价值观。这一价值观一旦形成,往往便成为社会人人遵从的“规则”,衡量是与非的“尺度”,鉴别好与坏的“标准”。它不仅在时时评价着社会,而且也在时时、事事丈量着社会每个人的“良心”。

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虽几经改朝换代,但多年积淀形成的社会“核心价值”未变,即:“忠”、“ 孝”“、 节”、“ 义”足足维护了封建统治数千年。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兴起之后,渐渐确立了资本主义体系的“核心价值观”:“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尽管我们批判它是虚伪的,但至今仍有其存在的价值,仍有其自身的生命力。当“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在一些国家建立起全新的、由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之后,由于忙于反击剥削阶级所凝聚起来的疯狂反扑,忙于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然而却忽略了有别已往的,与崭新政权相适应的、新的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建构。尽管社会制度是新的,而新制度下的人民其社会价值取向却很茫然,或者说是“核心价值” 观仍然依旧。在敌对势力多年的渗透、浸津、腐蚀、分化下,“柏林墙”倒塌了,强大的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了。当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应该与新生政权相适应的新的社会价值观未确立是有关系的。因没有敌人激烈地枪炮进攻,没有敌机轰炸和坦克碾压,用成千上万的生命夺取的,用血和汗建设了几十年的政权,短短数天就自我毁灭了。这是世间罕有的,也是历史的难解之谜。

中国共产党则不然,在夺取政权的道路上以“农村包围城市”而独闯新路。当东欧巨变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之时,其仍傲立东方。当全球经济一体化时,我们在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实是西方经济在衰落,中国共产党在带领全国人民奔“小康”。

在构建与新生政权相适应的价值观方面,我们始终在探索中前进。党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在全社会倡导“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雷锋精神。在改革开放,社会思想多元化时,党中央又及时提出:“八荣八耻”、以“改革创新、爱国主义”为时代精神的核心价值观。如今,党的十八大又明确提出:“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事实证明,一个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新型政权,要构建与之相应的、大家认同的新价值观,非一朝一夕之事,不经千淘万漉,难以成为社会普遍遵从的“价值尺度”。只要我们不懈努力,终有“百炼成金”之时。

党的十八大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依据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总布局是五位一体”。这五位一体的总布局是由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所构成。在加强社会建设中,构建“核心价值”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因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有评论说:“市场经济改革颠覆了中国传统的价值观,而新的价值观建立又需要一个过程”。在大转型期,对个人现实利益的追求成为很多中国人的人生目标,而很多人在追求或者维护个人现实利益的过程中,不惜说谎、造假、欺骗,心中没了信仰,道德没了底线,对一切都缺少敬畏之心。面对“假”和“伪”四处横行,中国人同时选择“怀疑一切”,并成为思维定式。尽管这不能反应当今社会本质,但很多人崇尚“金钱”、“权力”、“关系”,误认为这是时下流行的价值观,不得不引起人民深深地思考。

要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着力落实十八大精神,在国家、社会、群众三个不同层面,由“倡导”变为具体落实。一、核心价值观要体现在路线、方针、政策上,体现在制度、法律和国家管理的一切重要规则之中;二、在社会层面,要重点抓好各类社会组织建设,“操守”、“道德”、“作风”、“纪律”的底线不容突破,违者必严治。三、在民众层面,重点是加强社会教育,正确的舆论引导。核心价值观的构建,不仅靠良好的“顶层设计”,还需坚实的基础支撑。将多元的社会存在,优化为良好的社会意识,将社会意识,擢升为科学的社会思想。当今,在社会思想中的“和谐、仁爱、民主、正义”正在发挥着价值观的主导作用,护佑着中华民族复兴的巨轮,劈涛斩浪快速前行。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力地推动了中国经济与社会的强劲发展,跨越了一些国家在发展中难以跨过的激流险滩,已在势如破竹地勇往直前。坚信新价值观的构建,同“中国模式”一样,一定能为国际社会闯出一条崭新的路来!

 (作者系原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现受聘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兼职教授。曾任职民政部优抚局副局长、区划地名司司长、国务院勘界办副主任等。)